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很幸福,因为我在

让过去过去,让未来到来

 
 
 

日志

 
 

之前,之后,在这里----告别或者梳理,一个夏天一个秋天   

2008-09-01 09:41:16|  分类: 唧唧歪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非看到她的那篇十年,我怕是已忘记或搁浅了自己有过的应允。对她,总是如此,些许事拖拖沓沓而心无愧疚,反而带有诸多的坦然及从容,像是和家人撒娇耍赖的心情。

    因着疯癫,自小到大结交过一些朋友,儿时玩伴,生命里第一朵花儿,以及后来一些死党蜜友。那些花儿,大半随物转星移而趋于平淡。在博客里记录过一些人一些事,关于友情的那些。但唯独对她,我并无半点笔墨。

    也许,情深便意怯。太多的记忆和美丽瞬间让我头脑繁杂,每每打开博客,对着页面凝神发呆,脑海里过图片似的纷繁着幸福的画面。笑了,哭了,关掉页面,兀自感伤一番,生活继续。

    她是我一个朋友,认识时间并非最长却情谊最深的一个。若不是看到她的文字,我怕是不会如此早早的草率的叙写和她的故事。总怕写的不好,好似面对太美的景色不敢拿出包里的傻瓜相机。

   

    和她,就像范范的那首歌,《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好吧,那就伴着这首歌让我把回忆调回去,叙写出部分画面。

                 第一次见面看你不太顺眼

               谁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

               我们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却总能把冬天变成了春天

              你拖我离开一场爱的风雪

               我背你逃出一次梦的断裂

               遇见一个人然后生命全改变

                原来不是恋爱才有的情节

                如果不是你 我不会相信

                朋友比情人还死心塌地

                 就算我忙恋爱 把你冷冻结冰

                 你也不会恨我 只是骂我几句

                   如果不是你 我不会确定

                   朋友比情人更懂得倾听

                我的弦外之音 我的有口无心

                  我离不开Darling更离不开你

                   你了解我所有得意的东西

                   才常泼我冷水怕我忘形

                你知道我所有丢脸的事情

                 却为我的美好形象保密

1、第一次看你不太顺眼

   

    和她认识,是个无聊到俗不可耐的剧情。多年来回忆起,时常边唾骂边感激。伟大事情的开端都是平静如水的俗套情节。

    当年一时大意失荆州,中考名落孙山。无奈之余加入复读大军,学校按分数把复读人员分配至96级高三8个班中。我搬了自己的桌椅踏进96级高三.六班的门槛。

    乱糟糟的班级,上课下课乱讲话的同学,用现在的网络用语,是个极品遍于教室的班级。

    上课时老师讲一句,下面重复一句的同学甲;打响指的同学乙;肆无忌惮唱歌的同学丙;旁若无人口若悬河的同学丁……哦,是了,还有个写错我名字的学习委员-----她,当我义正词严的令其修改后,看对方瞬间冰冷的脸,心里顿觉失落。上帝玩丢了我的荆州,竟然又把我发配到这样的班级。神啊,边儿玩去吧。

    也许这就是最初的开始,一个不好的开始,于是有了后面诸多大小过节。

     记忆最深一次,我去她处交什么狗屁钱,站在离她桌子一步远的地方,喊了十几次她的名字,人家愣是一个头都没抬。

      当时就想,噢,上帝啊,你杀了我吧,我怎会遭遇如此怪癖+小气吧啦的同学?!

2、几个西红柿

   98年秋天,十六七岁没心没肺的年纪,中考看起来并非老师家长念叨的那样可怕,在我这样一个失利一次的人眼里依然如此。左岸右转,不在一棵树上找苹果,是我的一贯作风。

   和班里人渐渐熟悉起来,哥来弟去的打闹成一片,祖国形势一片大好。

   臭屁的人一般不计仇。时光流逝里,和她并无太多的接触,原本有的枝枝节节,也泡在时间里苍白腐烂蒸发走了。

   许是98年冬季或者99年初春的一个周日中午----那时迫近高考,学校取消了周末休息-----在教室里昏昏欲睡时,听见有人讲话,西红柿什么的,回头一看,她拿着几个西红柿正分给同学。

   我说,我也要。坐在第四排的她“刷”的扔过来一个,“昨晚刚在大棚里摘的,都洗过了,直接吃就好。”

   我本来就喜欢吃西红柿,看见如此新鲜的怎能错过。-----脸皮真厚啊。

   吃过连说好吃好吃。她喜笑颜开的说,再给你几个。

   偶,买糕的。要知道我们并不熟悉,几天里说不上一句话,甚至有些许的过节。

   吃过柿子,道谢之后,我想,她并非自己想的那样高傲抑或冷漠。

3、中考的一个房间

  

      很多人在多年后仍会梦到高考前夕,焦头烂额做试卷的事,醒来满身大汗。但鲜少有人梦见中考前夕一次次模拟考试的情景。也许这就是年轻。像曼彻斯特在《光荣与梦想》中所写的,“年轻就是他妈的一切”。

       班里有些人走掉了,感伤 还没升起,另一些人又走掉了。我们都在等待着那场考试的来临,似乎又带了很多满不在乎。我像八戒做不成合格的猪一样没有做合格的学生,终日里左顾右盼,成绩浮躁的厉害。

      因着几个西红柿,我对她好感大增,从相遇扭头走开到主动讲几句话。至于怎么开始的,谁知道呢,那么多年前的事。当时,彼此不过是生活的配角。

      中考很快来了。乡镇读初中的土妞要去县城参加高考,四天三晚,于是早早定了学校给安排的宾馆。到了那个宾馆,搬来搬去终于安定下来。晚上大家都在看电视谈论的时候,她出现了。学校漏掉她的名字,以至于没有她的房间。忘记中间过程,后来她在我们那个房间住下来。

      青春期的女孩子话多,不久便聊的热火朝天。她因为是个加塞儿,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感觉上,那是第一次离她那么近。细细观其五官,印堂宽平,双眼清澈,鼻头圆润,是个大气平稳的憨厚女孩儿呢。----我自小喜欢看一些相士书,按照书上所写偷偷观察过很多人的面相,阿米豆腐阿米豆腐啊。

      

       第二天,爸爸来县城看我,问及考试情况,我轻描淡写的糊弄过去。小吃一顿后,提及她的事,爸爸说,是个安稳的孩子,假若是你,怕是又要大闹天宫一番了。

       回宾馆房间,思及老爸的话,对她越发增加了好感。

       中考过后,各自回家,满长的暑假来临。那个暑假,在记忆里是最满长的一次,长到让你恍惚,也许以后的日子都是“暑假”。

       和她,并未再联系。

4、高考以内,分班以外

     漫长的暑假终于过去。县城里多了一个高中。

     也许都是缘份,上帝促成一桩美事前总要增加很多磨难。当时不知,因你身在其中,过后思索幡然醒悟。

     开学了,初中里诸多铁哥们儿全部分到刚刚落地的二中,自己在一中的校园里形单影只。

     99年秋冬季节,假如你在高唐一中,或许见过一个经常跑书店的瘦高女孩,丹凤眼,走路找不到重心的样子,肩膀呼来晃去,并不美观。那个人就是我。

     那期间看过很多有意思的书,例如一些校园文学,金庸古龙梁羽生的武侠,还有一些被称为正统的名著之类。

     也许学会了沉寂,人也变得恋旧起来,校园里遇见她,总要拉着手说写话,分开时也生出恋恋不舍的感觉。

      2000年开春,文理分班。搬着抽屉里的小说跑去对面楼的文科班。左右乱望时,看见她,相视一笑:原来,你也在这里。这和十年后,一路走来,世事变迁、相貌在风尘里改变,再见时心生的感觉不同。当时更多的是惊奇。

      晚自习,她变成同桌的你。

      

      似乎因为煤气中毒事件和学校宿舍变迁事件,总之机缘巧合的两个事件,我搬到校外她居住的地方。同桌上课加同屋居住,关系自然越来越好。

      她总是很认真地听课听课听课,英语尤其得好,数学也不错,她是个聪明的姑娘。我总是看小说看小说看小说,甚至为了课间不去厕所,连水也喝得甚少。

      她时常劝我认真听课,我嗯嗯啊啊的当做耳旁风,念叨的紧了,想这孩子好烦。

      多年过去,回想起来,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当初的自己,像拍死只蚊子。大学毕业几年,回忆当初,悔恨连连。

      没有岁月可以回头。

      高一,我们的99年秋---2000年春夏,过去了。

5、你在坚持什么?你在凭借什么?

   高中的第二年开始,和她一起去食堂吃饭、回校外住所……来来去去形影不离。

   对于挂着她,早在开始她是非常有意见的,忿忿不平的表明自己的立场:我习惯一个人。

   我念叨念叨念叨,直到磨蹭到她和我一起------现在很少见这么厚脸皮的女生了吧。呵呵

      自小看琼瑶,过早的熟识诗词,偶然间迸出几句,课间里间或和她讨论一番。她对数字和字母的敏感大大高于中文,对诗词的过渡有些漫长,不过她很勤奋,后来的青出于蓝胜于蓝让我大大兴奋,第一次增生因他人而骄傲的心情。

      她是个聪明的姑娘,我上面说过。记得一次后座的男生拿一本杂志上的解答出来便可得奖的智力数学题让我们看,当周围人都在茫然失措时,她刷刷刷两三笔,答案出炉。

      

      她是太正统的人,而我过于叛逆。所以,和睦相处和相看两讨厌并存。

      我大量的逃课,让她看见我便扭转脑袋,有段时间关系回到98年初相识期,甚至比那更坏。

      年纪大了,又对她生出友爱之情,对于她的不屑一顾自然难过至极。

      她坚持着我逃课的错,又对我宽容之至,回想起来,她那时像极一个溺爱妹妹的姐姐。

6、寒冬渐远,春日上柳稍

      高三,和她关系转折的一年。彼此搬到校内居住,在刚建好的宿舍楼里,501房间------原本用来做仓库,房间大无阳台。

      到大学后,闲来无事回忆当初,总在想到底是什么改变了我们?从矛盾的关系到铁死的哥们儿,高考压力?年纪渐老?思考几年,无果。总而言之,从高三开始,我和她变的“谁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

      早上6点,铃声一响,忙匆匆的到操场上集合,出早操了。全校几十个班级,忙忙碌碌的,当时十分想站在主席台上闲散的看这众生相,无奈当初只是被看得一类。等待队伍集合时,和她聊天,听大喇叭里播放的音乐----终年一盘通俗歌曲的带子。有一首歌,不晓得她是否还记得,歌词究竟是哪个至今不知,我们听来的是:“洗衣机在跳舞,洗衣机在跳舞”,每次听到此处,两人无不捧腹。

      

      跑步过后早自习,过后一起吃早餐。食堂二楼冬季的玉米粥是她的最爱。那时学校搞勤工俭学活动,二楼卖玉米粥的人是她在未分班前的同学。玉米粥人,男,帅哥一枚,对她关照有加,经常在她打卡后按下零字键。当年我十分之讨厌喝玉米粥,和她同去买粥,仅仅是为了看帅哥一眼罢了。

      想想自己,当初有点儿非主流,不过随着年纪越来越大,现已回归到主流上来,像玉米粥之类当年厌恶的东西,变幻成我记忆里的美食。偶,买糕的。

   

       她衣服大多是粉红色,后来不知哪儿搞来一个毛线编织的粉红色钱包。我看过一本书,上写粉红色对精神病人有良好的镇定作用。于是,我开始不动声响的拿着粉红色钱包在她眼前逛来逛去,初时她不解其故,后经我讲解,她呼呼生气。越来越频繁的说来说去,最后她也没脾气了。以至于后来我从钱包讲到手帕再到衣服,她都是笑眯眯的没脾气,任由我一个人念叨,镇定啊镇定。

7、斜阳外,繁花数点

      她皮肤很好,白皙细腻,冬日里不涂抹任何护肤品也不至于干燥起皮。对于这点,到今天我仍羡慕不已。几年以后,大量的烟草和黑白颠倒的生活毁掉我细腻的皮肤,夜里敲击键盘之余,偶尔想及和她在一起的那几年,涂抹孩儿面大王的那几年,不胜唏嘘。

      我们一起去锅炉房打水,站在队伍行列里,旁若无人的谈笑。回程时,剪子、包袱、锤,输者提两瓶水回宿舍。每每我都是输者,提两大瓶水爬上五楼。想来那时体力真好,现在空手爬4楼都要累的气喘吁吁。

      后来赌注增加,输者提两瓶水提两书包回宿舍。

      上帝个么么的,输者又是我。呼呼的跑到5楼,她早已笑掉大牙。

      2002年夏季,晚自习后,我们习惯打两瓶水去轧操场,走一圈,到双杠那边做俯卧撑,八卦一些事情,回宿舍洗刷休息。

      天气渐热,偶尔买雪糕边吃边去操场。她喜欢甜腻腻的小布丁,我喜欢清爽口味。

      偶尔,我们也到食堂的小炒区吃番茄炒馒头,那个美味哦,至今留在记忆里。

      去年南国的冬季里,我念及她的小布丁,半夜里愣是让老公跑到24小时便利店里买了两支回来。甜腻腻的味道一如当初,但早已没了厌感。

       分分秒秒时时日日月月年年,高考来了又走。漫长的暑假开始,一如三年前。

8、走在你的右边,走在路的左边

    之后,或好或坏,我们都升入大学。一个在潍坊,一个在青岛。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